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,在完整闡釋中央生態文明制度體系框架時透漏,考慮到自然資源不僅屬於當代人也屬於後代人,所以必須建立開發保護制度,對自然資源進行用途管制。今後要建立由一個部門統一行使自然生態空間的用途管制。“我們現在的用途管制是分散在各個部門進行管理,這種體制帶來一個問題,就是容易破壞生態本身的系統性。”對自然資源管理,將建立類似“國資委”的管理機構,如何建還在研究和討論中。(9月21日《北京青年報》)
  自然資源是天賜資源,其合理開發利用,不僅關係到人類社會的持續發展,也涉及經濟的快速增長。它不僅僅屬於我們當代人,也屬於後代人,我們當代人不能侵占後代人的權益,為了自身的發展,剝奪後代人的發展機會,這是人類可持續生存對我們當代人的要求。然而,看看我們的現實:水資源被不同程度地污染,我們海河流域“有河皆乾,有河皆污”;土壤重金屬污染嚴重,全國16.1%土壤遭到不同程度的污染,長江三角洲、珠江三角洲、東北老工業基地等部分區域土壤污染問題較為突出;空氣污濁不堪,8月份京津冀等74個城市20%天數受到污染,空氣氣質量較差的前10位城市京津冀占8席。我們侵占了後代人的利益,吃了祖宗飯,造了子孫孽,必須改變我們利益自然資源的方式,重新在當代和後代人利益面前做好平衡,加強自然資源的管理迫在眉睫!由此看來,給自然資源找個新“婆婆”管理似乎順理成章。
  按理自然資源屬於國有資產,從理論上劃歸“國資委”理所當然。由於自然資源組成種類眾多,涉及面廣,雖然所有權歸國家所有,但使用權很分散,確權很複雜,目前“國資委”難以承擔管理自然資源的重任,建立類似“國資委”的管理機構的新“婆婆”管理自然資源實屬必要。
  目前,涉及自然資源管理部門有多個,如:國土資源部管土地和礦產,水利部管水資源,農業部管草地,環境保護部管環境質量,林業局管林業,海洋局管海水,氣象局管氣象,等等,各主管部門各有自己的“地盤”,也就是說每種自然資源都有自己的“婆婆”來管理。當然管理“地盤”過程中在出現交叉的時候容易“打架”,通過“打架”“打”出一個新格局。目前每個“婆婆”都形成了自己的權利範圍,這些擁有權利的“婆婆”是否願意再增加一個“婆婆”來管理自己或者剝奪自己的權利,用膝蓋都能想得出來。給權誰都樂,奪權誰都不願意,這是常識。如果給自然資源管理增加一個“婆婆”,這新“婆婆”如何同現行“婆婆”共享或者分享自然資源管理的權利,這是一個非常難以處理的問題,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和實踐的磨合,新“婆婆”難當呀。
  給自然資源找個新“婆婆”是一條新思路,可以進行研究,但即便研究可行,實踐起來還有許多挑戰,自然資源找個新“婆家”任重道遠,值得關註。
  文/薑文來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自然資源找個新“婆婆”任重道遠)
創作者介紹

John Wells

vt87vttx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